顺丰为啥第一个月不准辞职(顺丰快递新人给配车吗)

2023-10-11 14:08

今天深圳大雨。在我入职顺丰六十三天后正式提出了离职,并于今天开始办理离职手续……最近一次想要离开是昨天下午,我在一处小区门口等客人下来寄快递,我目光呆滞的望着马路对面的绿化带,空洞

今天深圳大雨。在我入职顺丰六十三天后正式提出了离职,并于今天开始办理离职手续……最近一次想要离开是昨天下午,我在一处小区门口等客人下来寄快递,我目光呆滞的望着马路对面的绿化带,空洞的眼神一眨不眨,大概过了两三分钟,我突然想要离开……

接下来随便聊聊我这两个月的一些体验和感悟。

首先聊聊离开的原因。马某曾经说过离职的原因无非两点:钱没给够和心里委屈了。其中第二点我认为也可以归结为“钱没给够”,至少我认为百分之九十九的委屈可以用钱来化解。我离开也是同样的原因,但这样说未免显得不够具体,所以具体聊聊——

①钱、钱、钱。本月初我说过我四月份的计提三千九百多。这个月过了三分之一,计提一千三百多,换算成整月计提,预计和上个月差不多。所以工资低是我离开的根本原因。(关于工资为什么这么低,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我上上篇文字)

②消磨心气,变得麻木。上文说到我眼神呆滞,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眼里没有光了——这点在很多其他小哥的身上也有体现。刚开头入职,虽然也担心过被别人看不起,但本着养家糊口,即使有一万个理由不干,只要继续活着为了生存那就得干;虽说工作没有贵贱,但人的眼界有高低,实际工作中确实也会遇到百般刁难瞧不起人的客人。日复一日的收派件,没有一丝丝激情。特别是每天五六十票的件量,提不起一点点积极性,日子长了,变得越来越麻木。有时候快到交接班了,剩余一两单都不想再去收件,索性转给下一班。

人到中年,越活越卑微,不敢大声和别人讲话,甚至懒得和别人多说一句。也可能是我心态变化了罢,变得没有多少积极情绪了。总之在昨天下午我呆滞的看着马路对面绿化带一两分钟后,我突然意识到我最近发呆的频率越来越高了,我感到有些恐慌和茫然。

③工作氛围。老实讲,我觉得氛围不是很好。顺丰的快递员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埋头苦干就能把事情做好的,譬如班次交接,譬如频频的打包耗材被拿,譬如分拣找件,譬如挑肥拣瘦斤斤计较等。像我这种嘴笨势弱的人,总是在被别人说了一通后才反应过来应该怎样回击。

④最怕下雨天。深圳的雨水天气很多,并常伴有大风。下雨天,自己淋湿不值一提,如果包裹被淋湿那就严重了。在大雨天,纸箱一分钟就可以湿透,三分钟能融化,雨披能抵挡一部分的雨水,如果遇到有风,那效果就大打折扣了。另外雨天,电动车也很容易坏,坏了就得误工。

⑤不值当。件量少,工作时间长,工资低,所以不值当。关于件量少,一个月内跟主管沟通过三次,主管最近也给出过方案,但是都很鸡肋,比如在我的第二班派件里增加一个小区,但是那个小区很小,第二班派件量也就十票左右,也就是一天多了二十元;再比如把我现属区域里的第四班派件增加给我,但是件量也不大,更别说和我已有的第四班收件时间有重叠(收件区域包含派件区域在内的其他附近三个小区)。划分给我的区域是住宅区,范围大、件量少这两个客观因素决定了我的付出和收入不对称,想要件量多,那就得从早八点工作到晚上十点,前提是主管还得动掉别人的蛋糕。

顺便说一句,每当我回站点看到别人拿出一摞摞文件封,我非常羡慕,他们只需要花费几分钟从一家公司收回来的件量可能比我一天花费好几个小时的件量还要多。他们甚至不需要打包,而我从居民区里收回来的锅碗瓢盆、衣物被子、烟酒菜蛋…却需要花费我大量的打包时间,而且承受的风险也相应更高。我大概计算了一下我平均每小时的产值,大概二十块钱。所以,不值当。

以上大概就是我离开的一些原因吧。

再说说自己的一些感悟。可能有人会说我把顺丰说的太差了,我上面以及以前所说的都是基于自己个人的真实体验,并不代表其他顺丰员工。昨天看了一篇报道,说顺丰员工工资人均超十万,下面的配图甚至在15万以上。

确实,我们站点也有不少员工能达到十万,个别的甚至十五万。但是第一,深圳属于一线城市,大部分的小哥在二三线城市;第二,文章中统计的年薪其实并不包含大部分的小哥,因为百分之八九十的小哥都是外派的。

入职顺丰如果没关系,那么运气也很重要。譬如跟我差不多同一时间入职的两位小哥,他们一个区域比较好,一个班次比较好,都是因为老员工离职后刚好有空缺。现在每个月差不多有七千左右的工资(对比我的四千,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也会有心理落差。),现在是淡季,下半年旺季一万左右薪资应该很容易达到。

另外再说说客诉和服务。公司里有很多很多的规定,甚至很多规定你不一定知道,但是只要出了错,基本上很难逃脱干系,定责基本上是跑不了的,一单客诉扣服务分20分,计提系数直接从1.2变成1.0。比遗失损坏快件更严重的是态度服务类客诉,工作久了,客诉是很难免的,这和工作技能与经验没有多大关系。所以一旦遇到客诉,小哥们能自己私了的都会自己去处理,私了不了的也都随遇而安顺其自然了。

我对于工作,就像很多人对于感情一样宁可单着也不愿迁就,所以常常换工作。矫情也好,抗压能力有限也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和衡量度尺,我就是我,有些卑微但不卑贱。

学川百科 |